白俄罗斯新增确诊病例97例 近万名密接者医学观察中


综合德国《图片报》报道,达塞尔当天早些时候接受柏林-勃兰登堡广播电视台(RBB)采访时说:“我是估计让自己感染(新冠病毒)的,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女友独自被隔离。然后我想,只要3天我的身体就会产生免疫抗体,我再也不会被感染或是将病毒传给其他人了。”报道提到,达塞尔的女友此前在瑞士感染上新冠病毒。

值机区张贴的二维码对应不同目的地,旅客候机时扫码填写健康申报,并在登机前进行核查。

“全副武装”的小旅客戴着自制的防护面罩。

《图片报》:这位政客故意感染新冠病毒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本周三(3月25日)英国议会下议院的首相质询时间,阿利斯特·杰克与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和卫生大臣马修·汉考克坐在议事厅前排同一条长凳上。首都机场T2航站楼,办理完健康申报的旅客排队办理登机手续。

对此,达塞尔解释说,在一个家里生活,“几乎不可能在一起生活两星期而不被感染”。他认为,长期目标也应是让人们获得对新冠病毒的免疫能力。

他同时坦承,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几乎痊愈了,但实际上,所花费的时间远比想象中长,过程也比想象艰难。

在一份声明中,杰克称,“过去24小时,我出现了与新冠肺炎相关的轻度症状”,包括咳嗽和发烧,但目前尚未经过新冠病毒检测。杰克补充说:“根据医疗指导建议,我正在自我隔离,在家工作。”

工作人员提醒旅客提前完成扫码填写健康申报,并截图保存。

一名小旅客等待家长托运行李。